24小时资讯热线
T:400-6868-797
国家政策力挺房地产,对冲六大宏观经济风险!
发布者:管理员 浏览量:179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20日

d31b0ef41bd5ad6e2466a8c9592635d1b7fd3c6a.jpeg

三天前,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明确指出:积极出台对市场有利的政策,慎重出台收缩性政策。并且提出,必要时进行问责。

这种风向很清晰,这种口气很厉害!

紧接着,银保监会、证监会、财政部、外汇局、央行纷纷表态,积极化解房地产风险,从并购、信贷、资本市场融资、外资、房地产税等多个领域扶持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

这些表态很及时,这些措施很给力!

在我印象中,中国房地产快速发展二三十年来,如此高密度、大体量、强策略的政策推送,显然是第一次,而且,是去年三季度之前国家层面一直对房地产实施严控背景下,仅仅数月之后,就发生了如此剧烈的政策方向转变。

甚至,连去年10月全国人大刚刚授权国务院启动实施的房地产税改革扩大试点城市的举动,这次也由财政部明确宣布“今年内不具备扩大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城市的条件。”

我们清楚地记得,去年国家层面还高调表示,房地产是中国经济发展中最大的灰犀牛,据此产生了一系列的来自国家和地方层面的数百次调控政策出台。现在还不到一年,政策表述就出现如此大的反转,这是为什么?

很简单:中国经济面临来自国内外的一系列重大风险!

很清楚:房地产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太大!

很直白:快速稳定全国经济,非房地产难以实现!

我们看到了,国家直面现实,事实上放弃了“面子工程”。什么是“面子工程”?就是这几年来一直挂在嘴上的那句经典表述:不以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应该是想通了:既然别的产业不能而房地产能在短期内刺激经济重回稳定和发展的大通道里,为什么一定要被一个假设的虚伪概念捆住手脚呢?

从根本上讲,放弃“面子”,是为了“里子”。什么是“里子”?就是中国经济的稳定健康发展。

这个“里子”太太太重要了!十四五中国经济需要有大跨越式的发展,然而去年作为第一年,中国经济走得很艰难,经济是逐季下滑的:18.3%,7.9%,4.9%,4.0%!如果今年没有切实有力的政策扶持,则中国经济的多重风险会集中表现出来,经济走势完全有可能继续下滑,这对中国十四五乃至更长远的国家战略将构成重大压力和威胁。

有这么严重吗?的确有,而且风险集中表现的动向非常明显!概括地说,今年中国经济正在面临如下六大风险:

风险一:新冠疫情的剧烈冲击。

本来,疫情发生以来的两年间,中国由于采取了强有力的集中管控和“动态清零”政策,在全球取得了战疫的最佳成就,同时也维护了经济的稳定增长。然而,进入今年后,全球疫情发生剧烈改变,一些国家宣布完全放弃疫情管控,或宣布疫情结束,一切恢复常态化。这种完全放任式的应对疫情方式直接引发这些国家的疫情强力反弹,从而带来全球性的疫情反弹,这必然对中国的疫情防控带来巨大压力。春节后全国各地的疫情形势再次趋紧,多个城市的日确诊数大幅上升,封城、半封城现象频频出现,这种局面正在严重影响中国经济的稳定发展。我们也要看到,目前全球主流变种病毒奥密克戎的传播速度快,但致死率较低,这也是国外放开管制的重要原因。这种情势下,中国若仍然采用两年前的封城等严控手段,可能在综合成本上会形成巨大差异,也会对经济发展带来差异非常大的影响,对此中国显然有必要深入研究。近日公布的防疫第九版方案事实上是考虑到了病毒变异的实际,从而采取的调整性的新方案。期待中国的疫情管控不断适应形势的需要,从而在战疫和经济发展两方面能取得良性平衡。

风险二:俄乌战争的影响。

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一个现实挑战是2月14日爆发的、撼动全球经济的俄乌战争。看起来俄乌战争和中国没有直接关系,但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特别是与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有着特殊关系的大国,事实上无法躲开这场战争的负面影响。比如,美国已经多次表示,如果中国不谴责俄罗斯,则要对中国实施制裁。而中国基于与俄罗斯的特殊关系,基于美西方对中国的威胁,不可能正面谴责俄罗斯,只会在俄乌之间劝和促谈。中国和美西方国家在俄乌战争问题上大相径庭的立场,必然会传导到国际经济上去,形成很大的波动,也会影响到中国经济发展上来,包括汇率、外贸、国际投资、出入境管理等等,总之,中国经济由于俄乌战争的发生,明显增加了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

风险三:美西方对中国的敌对姿态继续向经济领域蔓延。

撇开俄乌战争看,美西方一直在与中国较劲,对中国经济持续产生多重负面影响。美国特朗普执政时期留下的对中国经济、科技的围堵现象,在拜登手里仍然在持续。美国不断提出对中国企业和个人实施非法制裁,近日又对中国著名高科技企业大疆集团实施制裁。可以预测,今年美西方会持续对中国“造事”,干扰中国经济的稳定发展,带来一系列经济风险,中国对此当然会保持清晰的认识并采取强有力的对冲策略。

风险四:科创转型短期内难以形成战略突破。

去年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个突出现象是,由于2020年疫情控制很成功,经济增长速度全球第一,这使得中国在“稳增长”和“调结构”两大领域的政策重心配置发生了明显倾斜,重心偏向“调结构”,而这个方向的核心抓手就是大力推进科技创新,希望趁美西方受疫情拖累的形势下,把中国科创加快推进,以便缩短与美西方的差距。然而现实情况是,科创发展难以通过短平快的方式实现跃升,反而由于“稳增长”的放松,导致经济成长遇到麻烦。在深刻总结去年经验的前提下,中国经济再一次调整方向,全力降低经济增长方面面临的风险,追求“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均衡发展模式,从全国形势看,事实上目前更强调保障宏观经济的稳定增长和发展。

风险五:民营经济整体处境困难,投资发展意愿偏低。

民营经济多年来一直是中国经济最为活跃、就业人口最多、产业面最宽、利润和税收贡献巨大的国家基础性经济体系。然而这两年来,疫情反复波动,加上国家宏观经济结构调整的大形势,中国经济受到的影响非常大,其中民营经济受到的压力尤其明显。很多民企在疫情中被迫裁员、压缩甚至关门倒闭,更多的民企受到经济调整形势的影响,放慢甚至停止投资。与之相关的是,很多人遭遇下岗,收入大幅减少,必然连带影响到消费拉动。如何保障民营经济的正常活力和增长,这已经成为中国当下“稳增长”中间极为重要的方向性问题。

风险六:作为支柱产业的房地产发展出现不正常的萎缩。

从2020年政策面推出房企三条红线和银行放贷分类管理等政策以来,中国房地产的形势日趋严峻,很多头部房企纷纷债务“爆雷”,各地调控政策频频加码,楼市成交量和房价双双下探,房地产已经出现不正常的萎缩态势。在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国家显然看到了这个问题,立刻在政策面释放出积极信号,陆续开始实施降准降息以及各地的扶持政策。然而,由于去年中国整体经济走势下滑,房地产调控力度又偏大,导致上述房地产放松的政策对市场的推动作用非常有限,近期房地产业及楼市仍然缺乏应有的活跃度。基于这种情况,近日国家六部委再次强力发声,力挺房地产回暖和正常运行。这次政策投放后,市场会不会真正回暖,有待观察。

尽管房地产不像科技创新产业那样,可以成为代表国家未来产业升级的核心性产业和领军性产业,但房地产的确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和支柱性产业,无论经济发展到任何时代,房地产的这种基础性质和支柱性质都不会改变,它的上下游产业链可以多达五六十个,就业人口可以达到数千万,对经济增长的产业链贡献可以占到全国经济总量的百分之十几甚至更高。因此,当目前的中国经济面临多重风险的时刻,国家政策上对房地产给予积极合理的扶持,有助于规避国家宏观经济层面的上述六大风险,有效维护宏观经济的稳定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