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资讯热线
T:400-6868-797
黄石松:如何提升养老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发布者:管理员 浏览量:108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5日

“十四五”时期,我国老年人口规模和增长速度将明显超过“十三五”,20世纪60年代出生人口将成为老年人口重要组成部分,伴随者老年人口内部群体更替,“60后”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经济实力、对智能技术和互联网的使用和认知明显提升,对健康安全、社会参与、精神文化提出更多更高需求。

640 (9).jpg



        2021北京两会期间,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首都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民建北京市委副主委黄石松一口气带来了三份关于北京市养老问题的议案,这些议案涉及养老服务消费、老年人文化建设、数字技术在为老服务中的应用。


        提高养老普惠性服务供给能力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北京市老年人总体消费水平逐年提高,消费需求增长迅速,2019年全市老人人均支出已超过2万元/人,全市老年消费市场规模接近1000亿元,无论是老龄用品市场还是养老服务市场均具有较大刚需。


        “目前,北京市养老服务供需存在结构性错位,养老领域消费尚处于全面培育和潜力释放过程中,存在着诸多结构性和过程性问题。”黄石松说。


        具体来看,主要是老年人支付能力不足和成本过高并存,养老消费需求尚未有效激活;设施总量不足和运营困难并存,普惠性养老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新型养老产品和服务匮乏与创新动力不足并存,不能满足消费提质和升级换代的需要;养老行业营商环境和消费环境制约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健康服务、老年宜居环境建设、康复辅具、老年文化创意等养老消费的重点领域发育不足,金融服务对养老消费的支持拉动作用不足等。


        “养老消费是一种个性化消费和场景式消费,既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又是一个细分具化的过程。”黄石松说。“应完善基本养老服务,提高普惠性服务供给能力。”


        黄石松进一步建议,要做好消费方式引导,唤醒老年人的潜在消费需求或渴望;构建多样性、多元化的消费场景,给老年人提供可展示消费方式的平台,以及消费的便利化。推出一批技术可靠、经济适用的智慧应用场景,出台一批老年健康服务产品和康复辅具推荐目录,推动智慧养老和智慧健康消费。完善老年人消费维权机制,让老年人能够放心消费、免除后顾之忧。

640 (10).jpg

                     

                        推进老年人参与社区(村)共同体建设


        城镇就业的老年人在退休后,由“单位人”成为“社会人”,由于其退休工资和社保由银行直接发放,并未与社区建立必然的制度联系,于是就越来越游离于社会治理之外。另一方面,在快速城市化进程中随子女迁移到城市生活的老年人数量庞大,且越来越多,由于文化、语言、“朋友圈”的差异,加上人户分离、医保不能异地结算等原因,不能融入和享受市民化的公共服务,对个人养老没有明确的预期,从而产生普遍性的焦虑。


        黄石送认为,当前对于老年人政策的关注点更侧重于衣、食、住等养老服务,对于老年人的文化、精神、教育、社会参与需求涉及不深,关注明显不够。“老年人的文化需求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在黄石松看来,文以化人,文化建设在促进老年人身心健康、代际和谐的同时,也是促进老年人融入社会、实现老有所为的最好也是最“省钱”的方式。通过有计划、有组织的文化建设,实现“老有所为”与“老有所乐”的有机统一,大有可为。


        以北京市为例,老年人成为平安北京、和谐北京建设的重要力量,涌现出“西城大妈”“朝阳群众”等知名首都基层社会治理、群防群治“金字招牌”,而北京市石景山区的“老街坊”模式则着力从老年人文化建设切入,带动互助式居家养老服务,重点围绕社区老年人、居家孤寡老人等特殊群体开展邻里守望等工作,将“老街坊”志愿服务转化为基层社区党建的重要力量、民主协商共治的调解人、邻里守望相助的志愿者,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黄石松建议,应大力推进老年人参与社区(村)共同体建设。真正实现老年人从“单位人”到“社会人”到“社区人”的转变。“完善各级老年人协会组织,大力发展老年文化群众组织,提高组织化水平。在规范、监管和服务的同时,给与相应的政策与资金扶持,重建老年人与社会群体之间的纽带,让老年人重新回到组织的怀抱。”



        

                         加快数字新基建在为老服务领域的应用


        智能交通、智慧医疗、线上教育......新基建成为了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最重要战略之一。


        “‘十四五’时期,数字新基建在‘眼睛向上’,紧盯科技前沿和重大基础性项目的同时,也要注意‘眼睛向下’,充分考虑到日益加剧的人口老龄化,加大为老服务领域数字新基建的建设力度,提升老龄社会治理的现代化水平。”黄石松说。


        黄石松建议,“十四五”是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窗口期,要聚焦完善老年健康服务体系和社会化养老服务体系两大领域,尽快推出一批技术相对成熟、投入不大、见效快、边际效应好的项目,加大场景应用。以此带动相关康复辅具和智能产品的产业化运营,形成适合我国特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老龄科技产业。


        在加大投入的同时,还要积极推动应用场景落地。比如,对于养老机构为适应公共卫生应急要求,对物理空间、设施设备等进行智能化改造更新;使用智慧技术推进品牌化、连锁化、规模化经营;完善信息系统,建立数据统筹平台,实施实时监测;在确保隐私和数据安全的前提下,开放信息共享等情形,经评估后给予建设资金、运营资金支持。


        黄石松还建议,各级民政部门和其他部门应共享使用相关数据,通过政府购买服务,以技术应用场景的普及,带动家庭病床、家庭养老床位、家庭适老化改造项目的资金、技术和政策统筹。以应用场景为依托,推动相关康复辅具和智能产品的产业化运营。打造老年健康科技产业园区和产业集聚区,培养一批老年健康科技领域的世界级企业。